队伍倒是理直气壮

2020-01-01 18:47

新马的辩论赛,常在自由辩论前有个暂停,教练可以上去对队员面授机宜。2013年德辩的时候,就有队伍提出,万一教练在暂停的时候,带上来一堆资料,会不会影响比赛公平?总体而言,大家对于教练的场中指导,还是比较敏感,因为辩论赛这种比赛模式,很容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一个头脑清醒的教练,威力巨大。如果他一直在微信群里指导队员,比赛的封闭性的确会受到影响。

除了没空看之外,主要是一个手机插在西裤口袋里,鼓鼓囊囊很不好看。老派的辩论爱好者,还是觉得仪容姿态挺重要吗,但因此发生了把手机钱包托付给一位有亚军光环的同好导致决赛失利的惨痛教训。

2012年,笔者受邀评一次辩论赛,遇到一个马来西亚队伍,他们的一辩稿打在ipad上面,赛场上掏出来读,使得笔者这样老派的辩论爱好者很不适应。不过笔者想来,也许外国友人的辩论赛和我们传统礼仪规章有所不同,ipad作为新兴的科技产品,用来存录一辩稿,也省得修改稿件就要重新打印,比较环保。只是,万一他在场上用ipad来查阅数据,会不会有公平性的问题?

这个还真是角度刁钻。但起码,这位评委就觉得,场上用手机查几个数据,不是什么大事。毕竟,辩论场上节奏很快,你在阅读比赛之余还能一心两用操作手机,也算本事。辩论场上涉及数据战的时候,大家常常苦于不能检证对方的数据真伪,如果手机用在这方面,似乎是人之常情。

自己查资料若没有问题,那接受教练指导呢?早期的辩论队教练,会用一些简单的手势指点场上队员,比如指手表提醒注意时间,或者用手指比数字提示第几个论点。有位同好甚至在此基础上发展出了大字报或是手机屏幕跑马灯的提示方法。但这种提示方法缺点比较明显,你的队员能看到,对方也能看到,说不定你的队员太紧张没注意,但对面看到了,就更加得不偿失。而且大字报实在太显眼,有的主办方看不下去,要对用大字报的队伍判负,队伍倒是理直气壮,你的章程又没有写不能用大字报。好吧,大家的权利意识,都很强。

除了笔者今年参加了一个爱好者比赛,某场轮休在场下观战,我队正方结辩的时候,对方一辩竟然拿起手机来了一张自拍。

其实不光是选手,评委带手机也会有问题。场上选手正在慷慨陈词,但一眼望去评委都在看手机,绝对影响情绪,虽然他们也许只是瞄了一眼时间。某国际赛倒是发生过评委通过手机聊天分别向同一个人暴露了自己的投票结果,导致微博上的决赛赛果比官方统计和评委相互沟通更早出现的直播事故,想一想,评委正在互相询问你投了谁,突然其中一人说,我知道结果了,你看微博公布了

当然,主办方禁用手机,也不一定是为了比赛本身的公平性。有比赛组织者就对笔者坦言,他们虽不禁止,但会提醒队伍不要带手机上场,因为手机会严重影响收音录音设备的效果。

说了半天,其实笔者是不太赞同把手机带上辩论赛场的。但如果要明令禁止,就会有个监管的问题。你总不能赛前搜身掏兜吧?你强制人家交出手机,谁帮着保管?万一人家就来了4个比赛队员呢?让参赛队把书包放在指定教室,最后手机丢了的事情,在辩论圈也是真实案例。也许最后只能像各种考试一样,规定不许带,发现了就罚,就算没开机,口袋里掉出来就算作弊。但,罚多重又是一个问题。如开头所说,因为一个队员手机在裤兜里忘了上交比赛中站起来的时候掉出来,就罚这个队输,想想就很荒诞。但如果只是个人禁赛,这会不会成为某些队员逃避校队比赛任务的新窍门?某场比赛不想打,就在前一场被抓住带手机,类似于足球运动员在非关键场次洗黄牌。

不过这种指导,效果也不好说。教练总不能发语音吧!场上队员听语音的场面太难想象了。而如果是打字,恩,等我看到的时候,这个战场估计早结束了。

手机能不能带上辩论场,是科技的迅猛发展影响既有体育规则的又一实例。阿尔法狗战胜李世石之后,围棋比赛开始严格禁止选手携带智能手机。去年的天伦杯,有一组的题目就是若ai能在辩论比赛战胜人类,是喜是忧?我想不管喜忧,反正手机是绝对不可能再被带上辩论场了。

第二年,这个比赛升级,有了更多的海外队伍,有一场比赛涉及复杂的数据攻防,某澳洲队伍被对方的数据战打得颇为狼狈,评委点评说起,我看见你们立论是打在ipad上的,那个数据被对方打得那么被动,为什么不赶紧上网查一下有没有相抗数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