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老龄化问题将变得越来越严峻

2019-05-01 04:34

[5]王胜鹏,方叶林.1998—2015年安徽省县域“人口—经济”时空耦合特征研究[j].资源开发与市场,2017(11).

[4]汪静.安徽省人口年龄结构特征及社会经济影响研究[j].地理科学,2017(11).

[2]汪伟.经济增长、人口结构变化与中国高储蓄[j].经济学(季刊),2010(1).

短期内安徽省人口老龄化比例会逐年升高,这既是挑战也是机遇。政府首先应该确保养老保险制度得以顺利实施,在运营及监管方面发挥政府的主导作用;其次对于无退休养老金保障的老年人,政府应该给予一定的生活补助,减轻中年人赡养负担的同时也能够增强社会和谐稳定。积极投入建设老年产业,如老年文化馆、老年大学等项目的投资建设,不断释放老年人的消费能力,它不仅能够促进经济发展,而且可以丰富老年人的生活内容。

随着人口老龄化加深,“人口红利”将逐渐消失。目前安徽省面临着0~14岁人口占比逐年降低和老龄化率不断上升的处境,人口老龄化问题将变得越来越严峻,同时安徽省也存在着男女比例不合理的现象,2016年安徽省男女比例为108.24∶100。政府应该积极推动“二孩政策”的贯彻和落实,做好宣传工作的同时增加生育相关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投入,如兴建幼儿入园和专业型儿童医院使得“二孩政策”得以顺利实施。虽然从短期来看,推动“二孩政策”会提高少儿抚养比进而加重社会负担,但是从长期来看少儿比例的增加会给社会注入更多的新生力量,使得人口结构趋于年轻化的同时也能使得男女比例趋于合理化。这对于经济的长远发展和维护社会稳定作用巨大。

中国历来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人口数量以及质量对于经济发展至关重要。随着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经济取得了迅猛的发展,其中人口因素所起到的作用非常显著。但是,目前中国正面临着“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人口老龄化问题越来越突出等人口不利因素。长期以来,安徽省作为中国中部的一个农业和人口大省,同时也是劳务输出大省,广大的劳动力为安徽省以及全国经济发展贡献了源源不断的力量。对安徽省经济发展状况和人口结构的分析可以作为中部省份发展的参考。针对安徽省经济发展所面临的困境及人口相关的问题,一些专家学者给予了对策和建议。汪静(2017)通过对比分析法和聚类分析法研究了1953—2015年安徽省人口年龄结构的时间特征和空间特征,得出安徽省人口结构对安徽省经济发展的影响体现在:人口老龄化加重了社会养老和医疗的负担进而造成经济增速变缓、少儿人口的减少影响教育资源配置、人口结构的区域差异加剧区域发展不平衡。并提出了利用“人口红利”机遇期、加强引导,因地施策、完善社会保障制度、大力发展养老产业等对策。王胜鹏(2017)对安徽省1998—2015年县域经济和人口进行空间分析,发现安徽省县域经济和人口分布呈现出明显的区域非均衡性,总体上呈现出负相关的空间态势,具体为“人口红利”在皖中地区表现较为明显,皖北和皖南地区表现不显著。袁珍(2013)结合人口红利期的判断标准分析了安徽省人口红利的到来,证实过去及几十年人口红利对安徽省经济增长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并指出安徽省面临的机遇和挑战,提出了促进安徽省经济增长在劳动力方面的政策建议:扩大就业、促进劳动力合理流动、加强员工在培训。

[3]任慧玲.人口结构变动与经济增长的关联度分析——以江苏省为例[j].上海经济,2018(1).

[6]袁珍.安徽省人口红利与经济增长关系的实证分析[j].蚌埠学院学报,2013(2).

摘要:安徽省是中国中部一个人口大省,改革开放至今经济发展取得巨大进步,同时与发达省份相比也存在巨大差异。通过数据搜集分析得出安徽省处于“人口暴利”时期,但是也存在人口老龄化不断加深,少儿比例逐年降低等人口问题。基于此,提出了优化产业结构、加大教育事业和人才创业投入、大力推进“二孩政策”、积极建立健全社会保障制度和老龄产业等对策。

[1]陈友华.人口红利与人口负债:数量界定、经验观察与理论思考[j].人口研究,2005(6).

从安徽省人口结构来看,15~64岁劳动人口占比常年保持在70%左右,健康的人口结构以及所谓“人口暴利”期并未给予安徽省经济发展以强劲动力,这与广大劳动力流失到东部沿海发达省份紧密相关,其中尤以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为“主力军”。同时,政府对研究经费的投入也会影响高层次人才的去留,以2017年为例,安徽省rd经费支出为542亿元,占全省生产总值1.97%,同比江苏省rd投入高达2319.3亿元,占全省生产总值2.7%左右,差距显著。面临这种困境,首先政府应该加大从初等教育至高等教育的资金投入,通过教育来努力提高人口素质和质量;其次各大高校应该积极培育大学生创业精神和意识,政府在为大学生提供有利的创业条件方面应“做足文章”,如给予减税免税、中小额贷款减息或免息等政策支持。

长期以来安徽省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产值比重较大,而能够为经济发展注入强劲动力和高附加值的第三产业所占比重则相对较低。以2017年为例,安徽省三次产业比例分别为:9.5%、49%、41.5%,全国三次产业比例分别为:7.9%、40.5%、51.6%,安徽省第一产业比重要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第二、第三产业比重要比全国平均值低十个百分点左右,从中可以看出安徽省作为一个传统农业大省,第二、三产业的比重依然很低。随着市场化程度不断深入,以中小型企业为代表的服务型企业将在经济发展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政府应该积极出台相关政策为第三产业的发展提供“沃土”,不仅能够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以降低失业率也能够促进经济增速。